LamJisam

凡夫俗子。

*

我还是依稀看到你的眉眼
白净温软 一双月牙 不知又醉倒了谁
我在哪里见过你
是在遥远的泛黄的记忆中
还是在蒙上面纱的梦境中
又或是每个与你相似的人儿的一瞥
又是在友人话语的指引下
在脑海中一点一点拼出你的模样
我想我还是喜欢你的
我还是喜欢你的。

我开始奇怪起来 极端暴戾自私任性 将所有事都想得糟糕 想到最坏的结果 开始瑟缩 开始颓废 脑子空空如也 没有爱也没有恨 没有后悔也没有希望 对所有平平淡淡 不再有炙热浓烈可自焚的爱与恨 没有喜欢的 也没有讨厌的 我开始迷茫 开始徘徊 明明努力的去应对 但是事不尽人意 总是将我再次打击到趴下。

不是没有想过自杀 我想过千千万万次 从楼上 在水里 在刀刃下仓促了结 可世俗与七情六欲又缠住我的脚 挣不来逃不掉 只能在这索然无味的世间 去向每一位神灵祷告 神爱世人 我在这空洞灰色的人生中 从未想做些好事 若以功德而奖惩 下地狱受刑罚皆可 但千万不要再将我抛入这人世中 受轮回之苦 遭受七情六欲的支配 让我再次在深夜中不眠写下这凌乱颓废的文字。

因为心中的傲慢 我讨厌许多人 讨厌他们的所作所为 恶心他们的自以为是 可这些的厌恶 都是因为我的灵魂发觉我在试着戴上面具 与我所厌恶的人 谈笑风生伪装成一个合群人的自我厌恶鄙夷的基础上增生的。

我与我所叙说的我又不一样 我活的看起来很快乐 在与世人的谈话中乐的大笑 在相处中处在一个没有侵略性的位置 不会让人觉得唐突也不会让人无视 我也努力的试着积极的去对待事情 这又是我的所做所为。

我消极的看待 积极的面对 我像是有两个人格 一个像活在蜜糖罐里在阳光下快乐大笑的奶油小人儿 一个像活在自我编制的苦难中郁郁寡欢的悲观者 哪个是我呢 我不知道。

我对于朋友也越来越处于一个模糊的交界 我对于他们爱恨交织 又常常被情绪所困扰 导致于我对于人际关系愈加痛苦与厌恶 我也越来越想要躲进我的壳中 它温暖 柔和 海纳百川 接受我所有的极端尖酸刻薄任性 帮我抵挡所有怀有恶意的目光与言语 像件隐身衣 让我终于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让我终于在生活给我的重重压力下 能够呼口气 但是 我又悲哀的发现它的名字只叫做死亡。

我没有喜欢的人 有的只是欣赏的与鄙夷的 我曾对于旁人的循规蹈矩戳之以鼻 现在看来 我重复着机械般的生活 不再对明天抱有期望 也不对未来抱有希望 我行尸走肉般 能拥有灵魂的时间 也莫过于在太阳升起前还挂着被云气所笼的月亮的深蓝的天空与万籁俱寂时被锁在皮囊中的情绪破闸而出的时候 那时候我随意的放空与倾泻感情与恶意 我像个愤世嫉俗的人 在键盘上打下包含着恶劣情绪的句子 像是全世界亏欠我一般 眼泪一滴一滴地流 悄无声息又饱含痛苦。

我的灵魂高高在上 看着我的肉身在这世上遭受苦难 以讥笑与悲观相待 轻蔑鄙夷着他所寄宿的肉体 哪个是我 我不知也从不明。
“My soul in swamps.”